麦肯锡全球研究院:亚洲——未来已至

相关资料下载
亚洲的未来蕴藏着巨大的潜力。西方观察家和媒体多年来一直在谈论亚洲的崛起,如今,全世界都应该关注亚洲的发展,因为未来比预想中来得更快。
 
在过去的30年,亚洲取得了令人瞩目的发展——亚洲的消费水平正在快速上升,并已成功融入全球贸易、资本、人才和创新流。未来几十年,亚洲经济体不仅会参与这些领域的流动,还会决定这些流动的方向。事实上,从互联网、贸易到奢侈品,亚洲在很多领域早已成为中流砥柱。如今的关键议题已不再是亚洲崛起的速度有多快,而是它将起到怎样的领导作用。

当然,这个如此广袤的一方世界包含着多种多样的语言、种族和宗教,很难简单概括。亚洲各国的政府、经济体系和人类发展指标有着各自的特点。一些国家人口呈年轻化,不断增长,而另一些国家则呈老龄化;人均年收入从尼泊尔的 849美元到新加坡的57,714美元不等。这个地区有古代遗迹,也有高速列车;有农耕村庄,也有摩天大楼。
 
这个多元化地区有一个共同点,那就是关键的经济和社会指标都呈向好趋势(见图1)。2000年,亚洲GDP占全球的比重不到1/3(按购买力平价计算),到2040年有望超过50%。到那时,亚洲预计将占世界总消费的40%。亚洲不仅取得了经济进步,在人类发展方面也实现了跨越式进步:居民寿命延长、识字率提高,互联网快速普及。



亚洲的崛起不仅使数亿人摆脱了极度贫困,还大幅提高了不同收入水平人群的生活水平。城镇化推动着经济发展,为教育和公共健康服务打开了大门。但贫困和其他发展挑战依然存在。随着人口急剧增长,许多城市难以提供足够的住房、基础设施及其他相关服务。亚洲各个国家和地区需要实现更具包容性和可持续性的经济增长,才能应对不平等和环境问题带来的压力。
 
在近期研究中,麦肯锡全球研究院(MGI)对 71个发展中经济体进行了调查,其中 18个经济体的GDP增长态势持续强劲,表现抢眼。在这18个经济体中,长期表现优异者有7个,全部位于亚洲;近期表现优异者有11个,其中5个位于亚洲。最近几十年间,多个亚洲国家和地区已跻身中等收入经济体,甚至发达经济体的行列。这反映出亚洲地区工业化和城市化持续推进,需求不断增长,生产效率提高,企业充满活力。
 
这些趋势表明,世界的重心真正发生了转变。学者帕拉格·康纳(Parag Khanna)提出“亚洲世纪”已经到来,他认为该地区的崛起不是周期性的,而是结构性的。亚洲的演变已达到一个新阶段,需要更深入的全球认知;它正在颠覆长期存在于西方,存在于其他新兴经济体,甚至存在于亚洲本身的关于世界经济平衡的假设。
 
本文从四个方面概述亚洲的角色:贸易流和贸易网络、企业生态系统、科技、亚洲消费者。未来几个月,MGI将针对每个主题提供更详尽的独立研究报告。本文综合了各方视角,可以帮助读者更广泛地了解亚洲的演变方式,初窥它将如何定义未来。
 
亚洲正在经历贸易转型
 
MGI近期研究了43个国家和地区的23个行业产业价值链,分析世界贸易格局的结构性转变。亚洲处于这些变革的中心,亚洲的企业需要在未来继续应对这些变革。过去10年间,全球产出持续增长,但跨境贸易比重却下降了5.6个百分点。这种下降既非贸易纠纷的体现,也没有暗示经济放缓。相反,它反映出中国、印度和亚洲其他新兴经济体的健康发展。
随着消费能力提升,这些国家和地区制造的商品现在更多在当地销售,而不是向西方出口。从2007年到2017年的10年间,中国的劳动密集型产品产值几乎增长了两倍,从3.1万亿美元增至8.8万亿美元。同时,中国出口产值比重急剧下降,从15.5%下降至8.3%。印度近年出口产值比重同样在下降(见图2)。这意味着更多的商品在国内被消费。此外,随着亚洲新兴经济体培育出新的工业能力并开始生产更复杂的产品,它们对外国中间品和最终产品的依赖程度越来越低。
 


在上一轮全球化中,西方公司尽可能寻找最廉价的劳动力,同时建立了遍布半个世界的供应链,这些供应链通常贯穿亚洲。现在,劳动力套利呈下滑趋势。如今的商品贸易只有18%涉及从低工资国家和地区向高工资国家和地区出口,这一比例远远低于大多数人的预期,且在很多行业不断下降。
 
劳动密集型出口制造是中国崛起的主要动力,也一向是贫困国家和地区经济发展的捷径。然而,随着整个亚洲地区的工资上涨,加上自动化技术更加普及,凭借低成本劳动力竞争的机会正在减少。
 
不过,对亚洲部分国家来说,机会窗口尚未关闭。随着工资上涨,中国开始发展更高价值的经济活动,其劳动密集型产品的全球出口份额下降了3个百分点,这为其他国家和地区的进入提供了缺口(见图3)。过去10年,越南、印度和孟加拉国的劳动密集型制成品(特别是纺织品)的出口量年均增速分别为15%、8%和7%。这种趋势可以使默默无闻的城市变成炙手可热的新一代制造中心(见附文1《未来的制造中心逐步建立》)。
 


然而,在接下来的10年中,基础设施、员工技能和生产率将对竞争力起到举足轻重的作用,单凭低成本劳动力将远远不够。所有行业的价值链现在都更多地依赖于研发和创新,实际生产环节贡献的价值占比正在下降。这些转变,再加上一系列新的制造和物流技术,意味着亚洲各个国家和地区将需要改变投资重点,培养新型技能,从而在更偏向知识密集型的贸易格局中获得竞争力。
 
附文1
未来的制造中心逐步建立
 
过去,中国被称为“世界工厂”.不过,尽管低成本劳动力是其最初的竞争优势,但目前与亚洲其他国家和地区之间的工资差距正在缩小。1996年,日本工资水平比中国高出46倍,但到2016年仅高出6倍。中国正在向价值链上游移动,随着它的转型,亚洲其他国家和地区开始进入中国此前占据的利基市场。
 
值得一提的是越南。越南已经成为了劳动密集型出口的制造中心,吸引了大批企业到海防等城市进行投资。除海防以外,胡志明市(越南)、勿加泗(印度尼西亚)和西安(中国)都是新兴的电子产品制造地。随着新的城市在产业价值链中担任新的角色,一系列新城市开始受益于资本涌入。投资工厂带来的是新的发展道路、新的就业机会和城市化机遇。
 
流入越南的很多资本来自韩国和日本。这些新的制造中心不仅代表着亚洲新兴国家和地区的崛起,也表明这个地区联系更加紧密,更适合共同投资。